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给水团 >

愿将此生化清泉走进宁夏军区某给水团高级工程师群体的内心世界

归档日期:06-18       文本归类:给水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每年早春,冰雪还未消融,他们就顶着刺骨的寒风出征,挺进戈壁沙漠、雪山高原、边远旱区。每年初冬,雪花纷纷飘落,他们才完成年度任务,裹挟着风霜返回营区。一年又一年,他们就这样奔波在找水打井的路上。

  转眼30多年过去,当年意气风发的帅小伙成了如今双鬓染霜的“尕老汉”,而刀刻斧凿般的皱纹,则见证了他们转战20多个省区为基层部队和群众找水打井1300多眼的辉煌战绩。

  这群有着“找水神工”美誉的军人,就是宁夏军区某给水团的杜文臣、路宝玉、穆真明、江华根等高级工程师。

  2011年2月,给水团技术室接到命令:尽快对新疆和阿里高原水文地质情况进行探测,为远赴边防一线找水打井做准备。

  接到命令,路宝玉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30多年前。当时,给水调查全靠一个点位一个点位跑。一次,路宝玉带领战士在乌兰布和沙漠勘察,突遇沙暴袭击迷了路。水尽粮绝之后,他们将勘探资料用油布包好,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幸运的是,3天后,牧民们发现了这支奄奄一息的小分队。

  搞清西北全境给水条件是所有高工的梦想,哪怕困难重重,哪怕九死一生,这个梦想也从未中断。为了圆梦,李树棠4次放弃调到大机关、在更高领导岗位工作的机会;为了圆梦,2名高工永远地倒在了沙海之中,7名高工留下了终身残疾……

  他们用脚底板丈量了被誉为“死亡之海”的“四大沙漠”,跑遍了黄土高原的沟沟岔岔。著名地质学家周幕林评价他们:“为西北地区气候地层的划分树立了第一块里程碑!”

  “现在资料更丰富,技术更成熟,我们一定要啃下雪域高原这块硬骨头!”任务协调会上,路宝玉代表高工群体立下军令状。

  2011年4月,江华根带队上了阿里,经过调查取样、梳理总结,形成水文调查初测报告。当年底,总工程师穆真明抱着一大摞资料走进了国土资源航空物探遥感中心。看着这位年近六旬却毅然向生命禁区发起挑战的老兵,遥感中心领导深为感动。他们特事特办,短时间内完成20多幅任务急需的水文地质遥感数据图解译工作。

  遥感图到手,剩下的就是复杂而艰巨的实地探测。高工们兵分多路,在茫茫雪域高原自主编绘给水条件图。

  胸中的使命,是最温暖的炉火。在天文点边防连附近勘察时,物探仪器难耐零下20多度的低温,江华根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在设备上,坚持测绘了两个多小时。肩上的责任,是最强大的力量。在对某边防线进行水文测绘时,车辆陷在了沼泽地里,穆线多米的高原徒步测绘。

  2014年,阿里高原边防一线水文地质情况基本明确,高工们欣喜之余不忘自省:“西北地区水文地质方面还有不少盲区,我们决不能停下脚步!”

  海拔4000多米的西兰塔边防连附近,唯一的水源是一条含氟量严重超标的小河。2012年,江华根两次带队在此找水,均因浅层地下水被冻土层阻挡而不具备成井条件。

  “一定要让边防官兵吃上放心水!”2013年,他们第三次来到边防连,创造性地采取“透析处理河水达到净化效果”的方法,在河流旁挖掘出一眼浅水井,然后运用多种过滤方法使井水水质达标。

  在高工们心里,早已把这种一而再、再而三,历经艰难才找水成功的经历视为常态。

  某装甲旅驻守在祁连山下,附近河流水质很差。官兵过滤多次,再用高压锅高温消毒,水里仍然有股难闻的味道。近年来,驻地政府10多次请地方专业钻井队打井,可是打出来的全都是不出水的干窟窿。

  去年7月,给水团接过这一课题。经过仔细勘测,穆真明确定了一处打井位置。慎重起见,旅里请甘肃某水利勘探院对此处进行实地探测,得到的结论是“预测水量很少,建议不要成井”。

  正当给水团准备向上级请示将官兵撤回时,穆真明找到团长季振远请缨:“如果出水量少,我向全团官兵作检查!”

  季团长顶着压力支持立塔开钻。一个月后,一眼日出水量达2000多立方米、可满足二三万人用水需求的甜水井打成。装甲旅一位领导告诉穆真明,那天,自己激动得一宿没睡着觉。

  迎难而上、勇于担当,30多年来,高工们以对部队官兵和驻地群众高度负责的精神,以及过硬的专业技能,先后100多次在别人断言的“断水层”“无水区”打出了甜水井。

  在高工们的带领下,该团找水打井成功率从70%提升到98%。年轻的工程师们讨教秘诀,他们回答:“找水既要有望闻问切的技术,也要下滴水穿石的功夫。火候到了,自然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

  采访中,给水团官兵纷纷称赞几名高工,有着像水一样善利万物而不争的崇高品格,总是把个人得失看得很轻很轻,把找水打井看得很重很重。

  他们忘不了,江华根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奔波一天下来腰痛难忍,但第二天又出现在找水打井一线岁的退休高工王森林听说团里打井抗旱缺少技术人员的消息,立即找到团领导主动请缨“重出江湖”;他们忘不了,为探明一处水文地质情况,58岁的杜文臣在腰间拴根绳索,在100多米高的断崖处“玩速降”……

  深水静流不攀高,无私奉献不自傲。路宝玉的档案中,除了1993年荣立过一次三等功,之后的22年鲜有荣誉记载。其实,这些年团里先后5次给路宝玉报请三等功,可是他都让给了年轻同志。还有一年,他与一名年轻干部同时面临晋升技术职务而名额只有一个,他再次主动让贤,理由是“年轻同志更有朝气,能为团里做更大贡献”。

  临近退休,高工们考虑得最多的问题是如何培养接班人。他们还向团队提议,设立科研创新奖项,鼓励年轻官兵努力钻研、提高素质。

  助理工程师罗霄是岩土工程专业的研究生。第一次执行水文勘察任务时,他拿着不到两页纸差错却不少的成井报告交给路宝玉。看完报告,素来和蔼的路宝玉严肃起来:“态度决定成败。这么粗糙的报告在我这过不了关!”罗霄面红耳赤,从此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在路宝玉手把手帮带下,罗霄成长进步很快,如今已能带领钻井分队单独执行任务。

  近5年来,该给水团先后有10多项科研成果荣获军队科技进步奖,其主要负责人全部是年轻工程师。尽管高工们出力不少,但他们极少署名,人人甘当幕后英雄。

  互联网“新常态”津粤闽自贸区孙鸿志被查油价迎年内最大降幅外逃贪官自首“房叔”获刑20年12306禁行程冲突票香港运钞车掉落现金新电改方案王思聪炮轰一步之遥光大证券内幕交易李克强谈中希关系唐良智任成都副书记

本文链接:http://acemiforum.com/geishuituan/1.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给水团≠打井团听听给水部队的喜忧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