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给水勤务 >

斯特瑞克旅的“斯特瑞克”旅的作战指挥系统

归档日期:10-26       文本归类:给水勤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斯特瑞克”旅的作战指挥系统也与数字化的重型部队一样,以陆军作战指挥系统为基础,将原来分别研制的不同职能的数字化指挥控制系统和作战管理系统整合为一个有机系统。“斯特瑞克”旅的作战指挥系统主要由以下部分组成。

  “全球指挥控制系统·陆军部分”(GCCS-A),是联合指挥控制系统和陆军指挥控制系统之间的接口。

  “机动控制系统”(MCS),配备在旅和营的战术作战中心和指挥车上,支持机动作战计划,为旅的指挥节点网提供通用作战图的中心集成平台。

  “全源分析系统”(ASAS),配备在旅属军事情报连以及旅和营的战术作战中心,用于将情报和传感器信息融合成统一的敌情图,并生成通用作战图中“红军”一方的态势信息。

  “先进的野战炮兵战术数据系统”(AFATDS),用于火力支援计划,以及协调、优化远程火力资源的使用。

  “战斗勤务支援控制系统”(CSSCS),用于统一和融合战斗支援数据,也向战术指挥官提供有关弹药和燃料供应、医疗和人员状况、运输、维修、全面的物资供应情况以及其他野战勤务信息。

  “21世纪部队旅和旅以下作战指挥系统”,是陆军作战指挥系统的关键组成部分,几乎每一辆“斯特瑞克”车都配备了该系统。

  “数字地形支援系统”(DTSS),用于从多个来源接收各种格式的数字地形数据,并加以处理、复制和分发,提供地形分析成果。

  “战术空中信息系统”(TAIS),可为多军种联合战区指挥官提供实时空域信息,在战斗空间空域管制措施透明图上显示飞机的位置和运动情况。

  “综合气象系统”(1METS),可以接收、处理和分发气象观察报告、气象预报以及天气与环境对战场作战系统影响的报告。 “斯特瑞克”旅通信网络的通信能力要远远高于仅装备调频电台的轻型步兵旅的话音通信网络。这一点可以从节点联网能力,表示网络中各节点之间进行通信的能力和网络质量两方面来衡量。

  网络质量由通达性、服务质量和网络保险性三大要素组成。其中:通达性表示整个部队或可以联网的节点利用网络进行互动的程度。兰德公司的研究结果表明,轻型步兵旅从步兵班至旅各级传送态势感知信息的通达率仅为0.27-0.37,而“斯特瑞克”旅为1:服务质量主要表示在网络上可以提供的各类通信服务的总体质量,包括网络连接的容量(即带宽)、可提供的数据服务(例如话音、文字、数据或视频会议)等;网络保险性表示部队整体上的连通性,包括网络及其传输内容的安全性、私密性和完整性

  斯特瑞克”旅与轻型步兵旅网络化程度比较的结果是:后者仅具备话音通信能力:而前者除此之外,还具备14千比特/秒(非指挥控制车)或28千比特,秒(指挥控制车)的平均数据通信能力,以及运动中的数据服务能力(包括文字、通用作战图,透明图等)。 非数字化轻型步兵旅以调频电台为唯一的通信手段,没有通用作战图可以共享,各方掌握的信息有局限、理解态势的差异很大,往往不易达成共识、决策过程较长。而“斯特瑞克”旅的每个班、排长都连在陆军作战指挥系统网上,旅内疏开配置的分队之间可以实现互动,与旅外单位的协同亦很便利。各单位可利用网络和通用作战图随时了解战场态势,大大方便营、旅指挥官之间以及官兵之间的互动与协同,决策过程更为快捷、灵活,更符合实际情况。

  接受调查的“斯特瑞克”旅士兵,80%认为数字化信息系统可以保证指挥所对战况的跟踪和战斗计划的拟定,86%认为陆军作战指挥系统可为参谋部的决策提供更好的保障。 指挥速度(speed of command)是衡量指挥决策灵活性和部队自我协调能力的指标。在这方面,“斯特瑞克”旅具有明显的优势。在下页的图中将“斯特瑞克”旅和轻型步兵旅在2003年5月舒加特·戈登基地进行的城市进攻作战演习中的指挥进程进行了比较。两支部队同时接受任务、均被要求在不晚于规定的时刻发起进攻,但其间的过程却大相径庭,从中可以看出“斯特瑞克”旅的网络中心战优势。

  “斯特瑞克”旅的第一个优势是在侦察方面。轻型步兵旅只有42个小时的侦察时间,侦察排的数量不及“斯特瑞克”旅的1/4,而且必需在动用营属侦察排之前确定作战方案:而“斯特瑞克”旅在受领任务后6小时开始实施侦察,侦察可用时间为60小时,且侦察排的数量为前者的4倍多。轻型步兵旅在决定作战方案并下达具体作战命令时(第2天06:00)尚未全面了解态势,是典型的“命令驱动式”作战:而“斯特瑞克”旅直至查清敌方态势后才从两个备用作战方案中选择其一,体现了“侦察牵引式”作战的特点。

  第二个优势是指挥上的灵活性。“斯特瑞克”旅旅长可以控制指挥速度,既可以加快行动速度以维持节奏、保持主动,也可以推迟选择作战方案的时间以实施侦察,只为下属部队预留16个小时:而轻型步兵旅旅长则只能墨守“1/3至2/3”的原则,为下属部队预留占总任务时间2/3的“决策至执行”时间(48小时)用于作战计划、侦察和演练。

  第三个优势是部队的主动性和自我协调能力。“斯特瑞克”旅的步兵营可以利用通用作战图及时了解敌我双方的态势,积极主动地互相配合。如在演习行动中,主攻营营长发现先头营已提前完成对敌迂回包抄的任务,便当即决定将发起攻击的时间从原定的第4日凌晨4时提前到第3日15时,保证了作战行动的快节奏和对敌打击的突然性,仅用6个小时就在25千米范围内攻克了20座建筑物。 兰德公司的研究结果表明,“斯特瑞克”旅在演习行动中的作战效能比非数字化旅提高了一个数量级,在态势感知的质量、指挥速度及部队生存力方面均有大幅度提高。2003年5月城市进攻作战演习的总结报告称:与精锐对抗部队(红军)交战的伤亡比,轻型步兵旅达到10:1,而“斯特瑞克”旅仅为1:1。

  从伊拉克战场上反馈回来的信息也证明,“斯特瑞克”旅在更为复杂的非对称威胁环境中也有良好表现。有报告称,在伊拉克的“斯特瑞克”旅(第2步兵师第3旅)的月平均伤亡率仅是101空降师属非数字化部队的1/6,士兵的伤亡风险是后者的1/2。

  受访的“斯特瑞克”旅士兵中,95%表示对完成作战任务的能力充满信心。联合战备训练中心的资深观察员指出,“斯特瑞克”旅做到了“先敌发现、先敌理解和先敌行动”,其态势感知和态势理解能力、机动力和杀伤力的结合令人印象深刻。

本文链接:http://acemiforum.com/geishuiqinwu/8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