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棋牌游戏中心 > 给水勤务 >

8分钟我为飞机排污给水(组图)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给水勤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昨日上午,一架经停长沙的飞机抵达黄花机场。飞机上,乘客手捧热茶,腾腾热气扑上机窗;飞机下,罗红兵迎着寒风,将清水管插入机身对应的注入口。自来水零星喷射了他一身,罗红兵躲都躲不开,他干脆脱掉手套,举起手死死扶住水管。因为这架飞机再过10分钟就要飞离,而下一班只经停20分钟的飞机又已降落。罗红兵是南航湖南分公司客舱部勤务保障室的一名给排水工人,他和其他5名工友一起负责把在长沙经停或过夜的南航飞机上的污水污物排出来,再把干净的水送到飞机客舱。从早上6时到次日凌晨2时,仅南航一家公司就有近70架飞机从长沙进出港,而在春运最密集的时候可能会达到近百架,高峰期几乎每十分钟就要给一架飞机给、排水。昨日9时,在机场工作人员带领下,记者经过制证、安检等多道程序,进入黄花机场机坪内部。灰蒙蒙的雾仍散不去,机坪温度低至零摄氏度以下,记者穿着羽绒服还冻得双脚发抖,而46岁的罗红兵仅穿着一件红色工作服,在寒风中已经忙碌了三个小时。“很多旅客对飞机上的排泄物怎么处理,一直不明白”,干这个已有六个年头的罗红兵笑着说,“其实,飞机上的排泄物经过化学处理后,是存放在污水箱里。飞机降落后,再由我们将污水箱里的污物运至机场处理。”“CZ6649进场216,请各单位准备。”说话间,罗红兵手中的对讲机传来调度室的指令,他和当班工友张安坐上排污车来到指定地点,航班也刚好落地。罗红兵跳下车,举起双手,指挥排污车倒车至机身尾部,张安用轮挡慢慢移动车辆倒车。一切就绪后,张安双手戴上一次性塑料手套,爬上排污车后排,抽出黑色排污管。在打开机身尾部右侧的“马桶勤务面板”,将水管一头对准面板上的排污口。随后,车辆发出轰隆隆的轰鸣声,飞机上的污水污物被吸进排污车。记者看到,虽然飞机排污全程机械化处理,但因为排污口被杂物堵住,“马桶勤务面板”处的排污管对接并不严实,不时有冲马桶的污水溅到张安的手上,甚至顺着胳膊流到身上。“干我们这行,就是和脏乱臭打交道。”虽然才24岁,但张安已在这行干了3年,他简单地擦干身上的污水,再次紧紧地握住排污管。大约3分钟,污水处理完毕,张安拔下管子放回车上,排污车驶离现场。排污车才走,给水车紧接着进场。“飞机给水和火车差不多,都是保证机上乘客在下一航段有充足的生活用水。”一边说着,罗红兵一边打开机身尾部左侧的“饮用水勤务面板”,麻利地从给水车尾部抄起两米多长的注水管,将水管举过头顶,吃力地将水管插进注水口,开始注水。和排污不同,给水是利用压力将清水从下至上注入飞机储水箱内。罗红兵举起颤抖的水管,接口处不停有白花花的自来水喷洒在罗红兵头上。冰冷的自来水仿佛滴水成冰,蹲在地上拍照的记者被打湿了大半身,开始直打哆嗦。而罗红兵根本躲都躲不开,他干脆脱掉被打湿的手套,双手将给水管举过头顶,使自来水能够更快地注入机身。“在我们班组,几乎每个人都有被自来水淋过一身的经历,特别是这种低温下,习惯就好。”罗红兵说。大约5分钟,这趟航班储水箱被注满。罗红兵举起右手向给水车司机示意,让他关掉给水装置。随后,罗红兵和张安将注水管插入注水车并锁好。“作业时间刚好,没耽误飞机航行时间。”罗红兵看了看时间,8分钟的作业时间让他感觉满意。此时,对讲机再次传来指示,又有一架航班降落,罗红兵简单擦了擦湿衣物,又奔赴下一架飞机工作。中午时分,长沙黄花机场进港航班到达高峰期,光南航一家公司,在这短短2个小时内就有10多趟航班抵达。“能不能不拍照,吃相不好看。”趁着两架航班中间5分钟的间隙,罗红兵爬上排污车,端起一份盒饭往嘴里猛扒几口,来不及细嚼慢咽。而此时,对讲机再次响起,罗红兵丢下筷子迅速向飞机奔去。下午2时,罗红兵和工友回到休息室,他已连续在机坪工作了四个小时。“不敢多喝水,怕喝多了没有时间上厕所。”罗红兵端起水壶往嘴里送,而他此前打湿的衣服早已被寒风自然吹干。“我们给排水工人一共6名,分2个班组,一个班组3人。比如这一天,南航在长沙黄花机场有12个始发航班,55个进港航班,一共67个,都是由一个班组3名工人负责给、排水。”南航湖南分公司客舱部勤务保障室书记蒋立琴说,“一个组从早上6时上班,下午5时下班。另一组从下午5时接班,一直要到最后一班航班返回机场,一般都到第二天凌晨2时了。”“对于在机场过夜的飞机,工作人员都将飞机上的污水和清水排干净,防止水箱结冻。”蒋立琴说,机坪夜晚温度会比白天低上5摄氏度左右,工作人员一般会穿三双袜子来保暖。

本文链接:http://acemiforum.com/geishuiqinwu/38.html